溪陌陌

星辰与海洋(双穿)

中长篇,不定时,至少周更。
处女作,多包涵。(∩_∩)
薛洋朝冷空呵出最后一口气,心想道,就……就这样吧,此生所念成空,那一颗糖,最后滋味究竟辨不清是甜是苦了,那个人,也好像是上辈子的人,模糊的不敢看得清了。
头顶是浩渺的星河,氤氲上雾气,不歇地流转。他到底有些不甘,凭什么呢,有人生来锦衣,他却一无所有,若是有来生……来生又能如何?
左不过又一场大梦。
然而嘴角一点嘲讽到底没有来得及勾起,回落成了冰凉凉一条线。